民國四十七年八二三砲戰首日.共軍第一群砲彈砲擊金門防衛司令部所在地''太武山翠谷''地區..根據供軍解密知道.第一次砲擊武揚地區代號是''颱風''..造成三位副司令官陣亡.防衛部參謀長劉明奎重傷..國防部部長俞大維先生與司令官胡璉上將幸免於難.不過也被砲彈破片所傷.砲擊重點是整個武揚地區.翠谷首當其衝!

 

砲擊時間根據眾人回憶是在下午六點三十分左右.剛好使用餐時間.當時防衛部剛好在翠谷餐廳有重要餐會..翠谷餐廳位於防衛部所駐谷地的頂端附近.入口有一圓環.管制車輛進出..山谷入口處豎立一塊石牌名曰''翠谷''..谷地大約東西向.司令官.副司令官.參謀長等辦公室與宿舍大概位於谷地的兩側山麓.與敵人在東北方位的圍頭砲位.經專家測量.應該在射擊死角的範圍..不過餐廳位於谷端下的正中間.照說也在射擊死角之外..除了較大的餐會歡迎會.平時並不是在這裡用餐..

 

所謂的翠谷水上餐廳.是乃是太武山谷築壩而成的的池塘.塘中有蓄水.約略東西向..池塘中間就是水上餐廳.東西兩方架有小橋.以為餐廳通路.餐廳建於中間大約兩間灰色平房.玻璃窗.鋁皮頂.南間為休息室.北間放一大圓桌.略具水榭風光..池塘周邊種有綠樹.水中有蓮花.小橋流水谷地綠洲.顯現一幅優雅情趣...

 

 

 

太武山翠谷俯覽為一東西向谷地.當中圓形建築就是翠谷水上餐廳.這張是金門日報所登..原文:太武山翠谷謎樣歷史淹沒砲火裡 . http://tw.myblog.yahoo.com/ttt-0920/article?mid=22539&prev=24397&next=22167&l=f&fid=5

 

 

防衛部設在太武山是劉玉章擔任司令官時期遷移的.當時司令部位於金城庵前.容易被廈門方面火炮涵蓋.93砲戰就是一例..其實這裡並不安全.房舍沿兩邊山麓建造.出入處狹小.過於壅擠..如果被封鎖.可能造成指揮不便..

 

當日第一群砲彈落於武揚地區.似乎早就預定.只是效果連共軍都意想不到..為啥? 因為如果當時知道打死三位副司令官.肯定大肆宣傳..依照隔日收到的共軍傳單與廣播.只說''金門守軍已被我一場砲擊.死傷在三萬六以上''.其實當日有六百多人傷亡..

 

可是打到這裡的砲彈是從何而來?有人說是圍頭砲位?有人說是大嶝?..俞大維傳中:說第一群砲彈三千餘發.由大嶝射出..我想既然可以打到料羅灣.幾乎全金門都在大陸火砲涵蓋範圍內.無庸置疑..從哪裡打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們如何定位?

 

金門東.北.西三方都在大陸火砲涵蓋範圍內..只能從南方海灘(料羅灣)運補..

 

 

 

陸軍一級上將胡公伯玉紀念及一書中.有一段胡璉將軍與方劍雲的對話: 人所共知四十七年(1958)八二三砲戰.共軍一開砲.我方三位副司令官吉星文中將.趙家驤中將.章傑空軍少將被擊中當場殉國..但共軍當時之企圖不止於此.已事先獲得準確情報.我國防部長俞大維先生抵金門.將與司令官.副司令官聚餐.算準了時間地點.準備一開砲就命中俞部長.胡司令官及其他高級將領.不料部長與胡司令官遲到五分鐘.倖免於難!此事可以看出共諜之滲透何等可怕..


我問:此次毛幫大轟金門.是不是真有攻金門意圖? 胡將軍說:何止有企圖.實是志在必得! 當日此間共報吹噓.大標題- 我解放大軍即將登入金門..我問共軍為何不登入??胡將軍笑笑說: 因為它們獲得確實情報.我方傷亡只有三千人左右.只達到它們預計的十二分之一.如果強行登入.必然是第二次古寧頭..


 根據當時692營營長魯風三回憶: 八月二十三日十八時三十分.匪空軍先以戰鬥機俯衝發射火箭彈後.迅即飛離..接著圍頭.深江.蓮河.大小嶝.澳頭.煙墩山.廈門等地匪砲.集中所有可用火砲以同時彈著射擊.向我武揚地區-金防部所在地.瘋狂轟擊.彈密如雨.使太武山頓成一片火海..這是魯營長詢及當時營射擊指揮所凌建雄少校..

 

根據當時彈痕分析: 天色甫亮.電話線路已通.防衛部命令彈痕分析小組馬上去作業..所謂的「彈痕分析」就是利用敵人砲彈打來爆炸之後在地面上造成的彈坑.經過測量及圖解來判定敵人砲位.更由破片.信管.彈帶等的驗證.即可知道敵砲的口徑.程式等資料.是砲兵情報中重要的一環..當時金門全島劃分成若干責任區.太武區的彈痕分析是由自強砲兵營負責.由情報官兼任組長.營測量班長胡景溪士官為副組長.率領兩名測量士兵.擔任分析作業...整個翠谷的地面好像被耕耘機耕鬆過似的.彈痕連彈痕.彈痕摞彈痕.環湖公路被打的破碎凹凸.電話線散落滿地.水泥灌頂的平房都被打穿.鋼筋叉椏.地上丟散著沾血的棉被.牆上黏著帶髮的頭皮...水上餐廳也被穿了幾個洞.桌上還留有幾個被彈片打斷的玻璃杯.....翠谷北端有胡玉公新建的二樓別墅未被擊中,但在門前附近卻落了兩發砲彈.把樓墻面打的斑斑剝剝.玻璃窗震的粉碎..另外.在環湖路西北側的一座小司令台前發現兩個由南方射來的火箭彈痕.並撿到一隻火箭彈的尾翼..當時翠谷中除了幾組查修線路的通信兵外.很少有人往來....此段文字出自榮民文化網-與老友畫砲戰一文...

 

根據傅克毅將軍回憶: 十八時許與 胡司令官在司令辦公室前小廣場飲茶納涼.十八時三十分美 軍顧問有酒會.胡司令向部長請示是否參加..部長答以: 「我最討厭參加老美酒會!」 胡司令官當即向部長報告:「我去一會兒.請趙副司令 官來陪部長」囑參謀長請趙副司令..時防衛部各高級長官 及來賓等.均已在水上餐廳等候..劉參謀長在窗口向趙副司令官報告:「請去陪部長」趙方出門行至小橋.劉參謀長 隨後..第一群砲彈射到.趙腹背受創當場殉職..劉則雙腿重傷.倒臥血泊..司令官於砲擊時.由憲兵侍衛搶送至火力協調中心坑道..俞部長則由其侍從官空軍竇上校護在石縫中. 額頭遭擦傷..司令官至坑道後未見部長.即命隨扈尋覓由憲兵陶、沈二士官於砲火中外出.尋得後護送至坑道..劉參謀長負傷後.由殷宗文.劉華倫二中尉搶救就醫..吉星文將 軍此時方自金東視察返回.砲擊時與海軍高副司令官及陸總龔處長避於南靖一坑道中.不幸遭擊.多處負 傷.雖經八六六醫院急救.仍延至八月二十四日 十三時五十分左右逝世.空軍副司令官章傑.於砲擊中擬至火力協調中心坑道.跑至小橋遭砲擊 直接命中.遺骸墜於蓮花池中.死狀甚慘.. 第一群砲彈落下時.副司令官張國英.副司 令官張星源.聯三助次華金祥少將等均為砲兵出 身.聞砲聲而知對岸砲擊均為空炸及瞬發信管. 暴露於外危害較大.故臥於餐廳地面.均告無 恙..防衛部及防區官兵此時均在晚餐後或在散 步.或在運動.均暴露於外.故傷亡甚重.....金門八二三砲戰五十周年憶往..

 

今年適逢八二三砲戰五十五周年.當年的煙硝砲火隨著兩岸的和解已轉為交流與互動..當年三位副司令官趙家驤.吉星文.章傑將軍殉職陣亡所在的翠谷水上餐廳也改為紀念三人陣亡的紀念碑所在..碑文蕭然.精神永在! 趙家驤將軍有儒將之稱.是國軍不可多得之參謀人才.喜歡作詩.民國四十六年六月.調任金門防衛部副司令官.輔助胡璉司令官加強防務及部隊整訓.不幸於八二三當日第一擊中彈殉國時年四十九歲..吉星文將軍是抗日名將.盧溝橋打響抗日第一槍.開始了八年抗戰..八二三當日上身被密集彈片擊中.急送至尚義五三醫院急救.到院後手術處裡.全身彈片逐一取出.商情稍加穩定.但後來有一彈片扭轉入腸.不幸於三日後發生腹膜炎終告不治..章傑將軍中彈當場壯烈成仁.另外參謀帳劉明奎傷勢嚴重.經手術處理.後送台灣.逐漸康復..

 

翠谷也在民國七十年初改建為明德公園..有人說翠谷就是粉身碎骨之意.信與不信其實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當年參戰官兵的浴血奮戰.才有今日之金門! 不忘歷史.不忘先人貢獻犧牲.才是紀念823砲戰精神之所在.讓後人永懷..

 

明德公園中翠谷餐廳舊址.現在立有石碑.紀念三位將軍..

 

 

翠谷蓮塘.多麼詩情畫意.無法想像當年煙硝塵漫..

 

 

 谷地兩邊接見有道路.通道前方圓環..谷地綠意盎然.不愧為公園美名!

 

 

參考:八二三砲戰勝利三十周年紀念文集.俞大維傳.胡璉-金門憶舊.網路等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金門戰地史蹟論壇:記錄金門戰地戰史-見證金門戰地歷史

安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ing
  • 不久前跟一位當時在金門的工兵連長聊天時也提到這段~~~您的記錄讓我聽到的故事更完整 謝謝您
    [版主回覆08/29/2013 21:58:24]感謝來訪! 我只是將依些人的回憶匯總.希望能找出真相!
  • ling
  • 不久前跟一位當時在金門的工兵連長聊天時也提到這段~~~您的記錄讓我聽到的故事更完整 謝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