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金門日報社2012/08/30副刊文學: 淒風苦雨在人間              作者寒玉

 

家中無田產,雙親受雇他人家中去種田,日子過得很清苦,未料雪上又加霜,一家支柱的父親突然驟逝,留下母親與兄弟二人自食其力。

 

慘澹的歲月很多年,家庭經濟沒好轉,長兄如父的尹耀田,一心只想求改善,減輕慈母的負擔、培養小弟有前程,以慰在天之靈的父親。

 

十五歲喪父,二十二歲適逢抽壯丁,兩兄弟、二抽一,尹耀田成了解放軍,民國三十五年去當兵,短期受訓後、每員配備五發子彈及一枚手榴彈,即讓他們上戰場。

 

於是,尹耀田隨著解放軍從江蘇出發,一路行軍、沿路挖坑剿敵,夜晚要補眠,整軍備戰上前線;當天色昏暗視線差,不良於行難前進,有人掉到散兵坑,摔了一身皮肉疼。

 

南北韓搶地盤,你來我往槍上膛,解放軍湊一腳,領兵上戰場;南韓這一仗,淅瀝嘩啦不好看,解放軍被俘虜,關在集中營,有人站衛兵,外圈圍上層層鐵絲網,每餐只供應一碗飯、配上一些湯,吃不飽,沒尊嚴地如同行乞、跟人分一點。

 

戰俘受監督,日子很艱苦,生不如死、尹耀田不想回到共產黨統治的大陸,而於民國四十三年一月二十三日,投奔台灣自由民主的懷抱,在戰機的掩護下,一萬四千個證人分三批搭乘登陸艇抵達台灣。

 

尹耀田等人從基隆上岸,台灣民眾在岸邊熱烈歡迎,他們感受寶島的熱情,一心嚮往自由民主的尹耀田,內心油然而生愛台灣,今生今世不變遷;並且為了表示對國民政府的忠誠,在身上刺上反共標語;時隔五十餘年的今天,那些反共字跡依然清晰地烙印在他的手臂上。

 

尹耀田一行五千餘人,隨即分乘大卡車到台北林口鄉湖南村一帶,集中安置在反共義士村,接受三個月的政治教育,加強洗腦,告訴他們共匪的殘暴,選擇到台灣是他們明智的抉擇。

 

集訓三個月後,尹耀田於同年四月下苗栗基地,接受軍事訓練,了解國軍勤務。並於同年七月,移撥砲兵部隊,砲兵營包含營部連、勤務連和三個砲兵連,合計五個連,他被分發在營部連。

 

民國四十六年三月二十日,尹耀田首次隨部隊移防到大金門,再乘坐運補船抵達小金門砲兵六0六營,營區在湖下和羅厝中間的一處山溝,終日出砲操及一般軍事訓練。

 

民國四十七年五月,尹耀田輪調大金門榜林,在圓環附近的砲兵營區,看似沒啥大事,原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他們奉命到山外舊中正堂後方空地挖魚塘,嗅聞泥土的芬芳,開挖完工遇砲擊,此時即是名震中外的八二三砲戰。

 

那時,共軍砲兵猛烈砲擊金門,蔚藍的天空頓時變色,上士班長的尹耀田、其砲兵營奉命以一五五榴彈砲還擊,隨後移防到西園、再到古寧頭支援;尹耀田所屬的第四砲班共有十二人上戰場,一夕之間,十人為國捐軀、戰死在沙場,只有他和另一名弟兄生還,後勤單位和運輸單位將罹難弟兄的屍體運走,尹耀田化悲憤為力量,含淚繼續戰鬥。而在打完仗之後,清點武器和裝備,同時做點交,尹耀田復又移防到後方,調到台灣中壢雙連坡營區,休養生息。

 

民國五十年,尹耀田輪調馬祖南竿,依然是砲兵,小島上風和日麗天氣好,可以清楚看到對岸的故鄉;他在馬祖待兩年,輪調台南四分子營區、亦即陸軍砲兵學校,屬一般軍事勤務。

 

民國五十二年,尹耀田又來到金門前線,營區在榜林、水頭、古寧頭一帶,大部份駐守榜林的村落;當他五十四年回台灣楊梅高山頂,兩年後又來到熟悉的金門榜林,屈指一算,來來去去共有三趟,可說與這個純樸的小村莊結下了不解之緣。

 

尹耀田於民國六十年退伍,到金門農場報到,每天捲起褲管、與同夥一起墾荒耕作,金湖民眾公墓就在他旁邊,常見披麻帶孝的隊伍,古樂伴隨家屬的嚎哭聲,讓他想到家鄉的親人,父親已走、母親可安好?自己未能盡孝道,對得起國家、卻愧對慈母,心頭一陣感傷,情不自禁地愴然淚下,什麼時候可以回故鄉,探望白髮蒼蒼的慈娘?

 

尹耀田在農場,種稻米、養豬羊,作息很規律,但生活太拘束;已經半生被綁、不願再被鎖一方,他要獨來獨往,選擇離開政府安排的棲身之所,再另覓一個屬於自己的窩,選擇落腳在榜林村落。尹耀田軍旅生涯,駐守榜林期間,認識了一位老阿伯,由陌生到熟悉,建立了濃厚的情誼,老人家獨居在圓環廟後的防空洞,兩人情同父子,尹耀田離開農場,即與他同住,兩人互相照顧。

 

尹耀田會開車、又有駕照,他將多年的積蓄,以一百五十萬元購買了一輛計程車,不必受拘束,自己當老闆兼夥計,自由自在地在這座島嶼討生活。

 

當年,計程車沒有顏色的限制,惟有TAXI的識別標誌是一樣,島上軍隊多,路邊隨意一停車,都能載到客;爾時沒有跳錶,看路程長短來收費,計程車生意一枝獨秀,亦改善了尹耀田的生活。因此他的日子比一般人好過,多數鄉下人吃不到的油條、廣東粥,他早期就品嚐過、連鄰居小孩亦沾他的光、跟著享受鮮甜的滋味。

 

看著新車不斷地進口,駐軍亦開始裁撤,生意已大不如前,自己年紀亦不小,於是尹耀田以原價將車子賣掉,並把賣車的錢,有情有義地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情。

 

青春歲月已奉獻,熱愛這塊土地的心沒改變,與村民互動密切的尹耀田,蓋了一間小瓦房,這是他安身立命的地方,小小的天地,一人獨居;簡單的設備,一張小鐵床,被褥鋪床間,而牆角擺放的那只草綠色移防箱,軍旅時期的記憶,完完全全深藏在裡面。

 

民國九十七年,離開大陸老家一甲子的尹耀田回家鄉,母親已西歸,上了天堂與父親來作伴,無人訴說她什麼時候做神仙,他心悽悽、淚潰堤,墓園思母離人間、長子當時沒有在身邊,想像冰冷遺體的孤寒。

 

有情有義的老兵,奉獻歲月和青春,回首過往心悲傷,淒風苦雨在人間,眼淚滴淌擦不乾,尹耀田別了家園再回轉,江山依舊在,往事烙印在腦海,老兵心中很感傷,為何要戰亂。

 

一償宿願返鄉走一趟,弟弟的兒女已長成,尹耀田的左耳聽不見,年輕人在他的右耳邊、喊上一聲大爺、他嘴角掠過一絲喜悅、心裡亦一絲安慰;當尹耀田返回到金門島,在低矮的瓦房看著軍隊的移防箱,半生戎馬為國家,政府照顧著他晚年,部隊每天來送餐,讓他感激在心房。

 

金門是尹耀田的第二故鄉,島嶼的熱情鎖住了他;已住數十年的榜林社區,人情味濃厚,尹耀田早已將它當成永遠的家園,將來一把骨灰要留在戰地前線,這曾經是他出生入死的地方……

 

http://www.kmdn.gov.tw/ch/News_NewsContent.aspx?NewsID=213880&PageType=0&Language=0&CategoryID=12&DepartmentID=&Keyword=

 

.................................................................................................................................................

 


 

創作者介紹

金門戰地史蹟論壇:記錄金門戰地戰史-見證金門戰地歷史

安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60砲
  • <p>7072年,據計程車問將打仔說,計程車牌一隻100萬.</p>
    <p>有錢還買不到.若加上車輛本身價格,150萬是合理價</p>
    <p>雖然貴,但昔日駐軍多,要跑不怕沒客人載</p>
    <p>回本並不是太困難.</p>
    <p>很感人的故事,原來退役老兵可以志願留金.</p>
  • kin.tunglin
  • 作者提到46在小金門砲兵在湖下和羅厝中間的一處山溝中的606營,這個地方在湖下憲兵隊+后頭+化兵連間的一處麒麟山下的大山谷附近的一片營區,附近沒民居,以前為方便阿兵哥坐車,有個"后湖"(后頭+湖下)的公車站牌;這裏長期以來是烈嶼師的其中一個105砲兵營區和烈嶼師的砲兵新兵集訓隊營區,最後一批進駐的應是158師631營

    他所提到的"金門農場"應是西村舊機場那兒的惠民農莊,我有個高中同學就住那裏,他父親是榮民,我去他家時才第一次親眼看到金門有人種稻米
    [版主回覆08/31/2012 08:25:40]<p>還是您了解!我烈嶼真的不熟說..我知道砲兵裡有很多韓國回來的反共義士.如此而已!</p>
    <p>感謝老哥的補充!</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