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28金門日報副刊文學: 乘風破浪一蛟龍   作者寒玉

 

童年失怙、早年是難民,民國二十一年七月出生浙江、年僅四歲的陶文懋跟隨母親到上海,有一餐、沒一頓,餐風露宿無人問;小小的年紀,十二歲就到工廠貼廣告,大人怎麼說、小孩跟著做,打工賺錢、嚐盡辛酸,滴滴都是血和淚。

 

圖為陶文懋先生獲得的獎狀..

 

 

長年居住青島的外婆,來到上海探望他們母子可安好;有一天,陶文懋離家門,年輕人有膽識、好奇看槍斃,當警備總隊執行完畢,他回家時間已晚,外婆急得直跳腳,罵他不看活人看死人、簡直太大膽。

 

十七歲的陶文懋,血氣方剛、決定離開上海去從軍,與六位不熟識的年輕人相約去報名,報考青年軍,當時只知道要來台灣一段時間,半年之後回家鄉,沒想到此去路遙遙,竟把異鄉當故鄉。
民國三十八年,十七歲的陶文懋投入第六軍二○七師青年軍,師長羅友倫,東北打仗被擊垮,當機立斷、撤軍到台灣。

 

另由DAVID兄提供-海軍總司令部陸軍幹部登陸作戰訓練班學員證..

 

 

 

二○七師與三三九師,其兵源均為十七至二十歲的青年,他們分別搭乘中興輪來台灣,在基隆上岸,分批將他們送到政工幹校受訓;政工幹部學校係政治作戰學校的前身,此處於日據時期、原來是北投的競馬場,班長黃明傑曾經對他們說:「你們到台灣會哭!」

 

台灣天氣熱,軍中伙食又不好,在營養不良的情況下,許多夥伴、出起操來常暈倒,非常吃不消,果真應證了來到台灣就會哭。受訓半年,陶文懋跟隨部隊到桃園沙崙守海防,部隊改編為六十八師,約莫過了一年,就聽聞古寧頭大捷的消息,軍心為之振奮。

 

民國四十三年六月,陶文懋隨軍隊移防宜蘭太平鄉,營房對面是火化場,無論南風或北風,冒出來的煙,氣味濃,爾時沒口罩,擰著鼻子吃晚餐;火化場的鐵門很簡陋,稍微觸碰即能進裡頭,焦味重、裡面全是空,未見驚駭,夜晚沒噩夢。

 

宜蘭悠閒看勞軍,思想待遇這麼好,豈知待命四個月後、上火車,直接到高雄,搭乘二○八登陸艇,船艙裡頭油味重,夥伴既暈又吐,時為步兵班長的陶文懋則撐得住。

 

當登陸艇的艙門打開,傳來金門到了的聲音,他們下了船,目不轉睛周圍的環境,滿地是泥沙、荒煙蔓草沒樹林,讓他感到錯愕,金門怎是這樣的情景。

 

日軍投降時,留下許多軍事用品,從鋼盔、步槍、到子彈,品質比我國軍好;陶文懋和其他夥伴一下船,即頭戴鋼盔、肩背步槍、腰纏手榴彈,從料羅碼頭行軍到湖下,口乾舌燥路遙遠,夜晚沒燈光;沒糧食可忍耐、沒水腿發軟,他們摸黑取下綁腿、繫緊鋼盔,從淺水井汲水,一解口渴之急。

 

天一亮,軍隊起床整儀容,盥洗到井邊;當他們打上井水,井水深紅色、滿是泥巴,在大驚失色時,不禁自問:這是我們昨晚喝的水嗎?

 

陶文懋跟隨軍隊來金門,與胡璉將軍的部隊換防;他們住進湖下一戶楊姓人家的大廳,軍隊六人圍一桌,早餐吃饅頭、稀飯、花生米與豆腐乳,小朋友盯著看,他們將未吃完的分享。戰地生活很心酸,百姓看天過苦日,身為軍人、又住民房,只要能幫忙,陶文懋認為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軍民本一家,本該不分你我他。

 

陶文懋駐守湖下半年多,並在同安渡口守海防,排長和兵一樣要站衛兵,讓他感到納悶;他們羨慕他的裝備好,他與之對換,滿足他們的慾望。

 

民國四十四年丟了一江山,大陳島也沒了,國防部緊急命令,凡祖籍浙江、山東、福建,按名冊,每單位年紀輕的、每個連挑三位到左營報到,接受兩棲偵察訓練,精挑細選後,陶文懋是其中的一員。

 

天氣寒冷,上身打赤膊、下身僅著一條紅短褲,兩棲訓練雖然有美援,但無美國的教練,總教官是四川人,鏗鏘有力的精神講話:「你進了我這個門,別拿自己當人看;你要出這個門,我不抽你筋、亦會剝你一層皮。」

 

於是,蛙人操、衝浪、游泳,在冷冽的天候,從未間斷過;當游泳回來、不許怕冷,身子發抖再下水,除諳水性、亦要像魚兒自在地悠游。

 

陶文懋受完訓後,又到蛙訓中心報到,教官向指揮官江鍵報告,陶文懋很優秀,讓他回兩棲部隊當助教。

 

國光xx案,突擊賣命保家鄉,緊急命令下來,陶文懋連夜準備簡單行李、搭乘陽字號船隻,共三○三人被徵調;抵達料羅灣,水鴨子接駁、快速駛往小金門,與小金門五位硬漢會合做沙盤推演。

 

民國五十四年八月,接獲上級命令,前進廈門、突擊白石砲台,共分兩組人馬,特攻隊先行登陸,船到定點人下水,不幸被共軍四面包圍,第一批全數被俘,其中有一名少將。

 

訊息傳來,身上已配戴瓦斯槍、毒氣彈藥裝備,等待第二波突擊的陶文懋一夥人,任務取消;在小金門待命四個月後,回到大金門官裡,當時的司令官尹俊、第二處處長為張延年。

 

陶文懋駐紮官裡期間,附近一家雜貨店,有位美若天仙的女店員,名叫謝秀美,陶文懋對她一見鍾情、期待良緣定;那時軍中雖已有發放毛巾等日用品,陶文懋藉機入店裡,故意購買小店沒有的東西,一回生、二回熟,他要瑪莉香皂,小姐特地騎單車,到金城幫他帶回,而他則站在遠處欣賞她的秀髮輕飄。

 

好事傳千里,前金城鎮長許績永的母親洞悉他的心事,主動幫他到女方家裡去提親,女孩的母親雖答應,但惟一條件是要他把根留下;陶文懋遲疑未應允,因他想去台灣求發展。

 

營長看他愁眉不展,問他是否想要將她娶回家,他的答案肯定;既是郎有情、妹有意,營長當起媒人,到女方家裡說親,直接找上秀美的母親,拍胸脯保證陶文懋不會離開金門,請她放心嫁女兒。

 

結婚要申請,特准結婚更是要功勳,一波三折,公文尚未到手,卻是接到赴台受訓的命令;軍令如山,服從是軍人的天職,陶文懋心頭縱然不捨,依然得到台灣受訓數月;期間接獲訊息,上級長官已批准他的婚事,受訓結束後,即回金門公證結婚,地點在金門地方法院。

 

民國五十五年底,待命的三○三人轉駐古崗的一處樓房,住了一年多,每日在古崗湖集訓,終日下水,游來游去、鍛鍊體力。當部隊整編,各師的成功隊、溪邊的偵察隊,合併成為陸軍一○一兩棲偵察營,營長劉雨成;陶文懋調到溪邊的偵一連,偵二連則在古崗翟山坑道、偵三連在馬祖、偵四連在東引,營本部在料羅,當時,陶文懋的軍階為士官長。民國六十二年,陸軍一○一兩棲偵察營,完成整編任務,營長仍是劉雨成。

 

百世修來同船渡、千年修來共枕眠,婚後的陶文懋定居官裡,因兩棲偵察營整編完成,他這條海上蛟龍,自是出任務的不二人選;部隊在溪邊,莒光日下午及星期假日均可回家,但每當有任務在身,則能遵守規定、保守秘密,也讓同枕共眠的妻子看不出什麼異樣。而他們到對岸,除了收集資料與照相,也要接送情報員,金門漲潮,即是對岸退潮的時刻,算好時間、搭乘快艇,以兩百碼的速度在海上疾馳,往往為了達成任務,不顧自身的安危。

 

編制在行動組的陶文懋,每次出任務,知狀況、講密碼、反應快,晚間去大陸,白天回金門,倘若半途遇狀況,我軍快艇速度雖有六十海里、但敵軍則以一百海里在後面追,九死一生、每回都在冒險賣命。當安全回到部隊,拖著疲憊之身休假時,妻子方知他又出任務,膽顫心驚於他這不能說出口的秘密。

 

民國七十二年,陶文懋以妻子的名字在官裡蓋房子,五十八師的營長是小兒子的乾爹,軍中人才多,找人設計二樓的建築物,一樓挑高,光線充足空氣好,彌勒佛在家中圍繞。陶文懋對彌勒佛有獨特的情感,收集了很多跟祂有關的茶壺、掛曆、飾品………,笑口常開、有容乃大的陶文懋,越看越像彌勒佛。

 

婚後育有二女二男的陶文懋,於民國七十九年八月一日屆齡退伍,待在部隊四十二年又十一個月,前後在兩棲營的時間就有三十六年多;服務軍旅、聯絡不上對岸的親人;然而竟在退伍之後、立即與家人取得了連繫,讓他自己也感到訝異。

 

民國八十一年,陶文懋首次回故鄉,見了高齡母親的面;母子相擁,痛哭流涕,數十年的兩岸分離,切割不斷永恆的母子親情。而於民國八十九年,信奉基督的母親因感冒引起肺炎,住進上海的醫院,自己拔掉點滴、放棄治療;惡耗傳來,陶文懋火速回大陸,處理後事,將其火化,隨即將骨灰葬於上海崑山。

 

 

陶文懋尚有兄弟姐妹五人在大陸,手足情深、聯絡頻繁,他前前後後回大陸六趟,平日則以電話聯繫,互訴近況、互報平安。有天晚上,陶文懋邊喝茶、邊與兄弟們聊天,講完電話,才走了幾步,不慎踩了個空,脊椎受傷,住院三十三天;他的另一半,也是他嘴邊的歐巴桑,親自照料親餵藥,在感激之餘,言明下輩子還要結成雙。

 

書房整齊陳列陶文懋於軍中的戰功,一路走來,他出生入死、卻不孤單,接二連三地獲獎,戰鬥立功,當選國軍英雄、獲頒陸軍總司令部獎狀與忠勤勳章、陸軍獎章虎賁乙種獎章、景風乙種獎章、連續服務外島十年忠勤職守獎狀、一星忠勤勳章、陸軍一星寶星獎章……等多項榮譽;也同時為他四十餘年的軍旅生涯,劃下一個完美的句點。

 

................................................................................................................................................

 

國家公園口述歷史也有位陶文懋先生做過訪問.他目前住在金門.是個活生生的歷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金門戰地史蹟論壇:記錄金門戰地戰史-見證金門戰地歷史

安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神盾
  • 那些以軍中為背景的(回憶資料荒腔走板)投稿篇章.若是出現在徵文比賽之類的場合.恐怕經讀書一投書指正.作者以及報社審核編輯群都會很難看.不可不慎乎?
    [版主回覆04/09/2012 12:16:15]軍中資訊嚴重缺乏! 有時記憶對之事.在往後比對也有很大差別..連金防部隊史館都錯誤連連.行況小兵?
  • 條子
  • <p>近觀金門日報副刊諸人寫軍中回憶.或自述.或轉述.常與事實不符甚至嚴重脫節情形.係因該報編輯群乏志願役軍人退伍者參與.即便是社長陳大鵬俺同學亦非軍人出身.所以核稿未能覈實可以想像.有鑑於專業核稿人才欠缺.榮光週刊亦已發現此等弊病.所以它們副刊有關軍中回憶稿件早作出聲明意謂年代久遠實難考證云云.要在請讀者看看就好.日前金副刊出轉述之護衛神兵以及自述之在水頭當兵諸篇.亦錯誤甚多.咱們稔者只能一笑置之.責任編輯翁維智是俺小學老師之子.他們編輯群不知是懶得博覽群資核對還是真沒時間仔細審核.總之在咱們軍中待久者看到此等稿件說是嗤之以鼻也不為過.</p>
    [版主回覆04/09/2012 12:13:43]<p>金門日報屬地方報紙.原已虧損連連.這些投稿的大都是當時服役於金門的時候記憶而來的.時間一久難免有誤!如過是當時日記所載會比較正確! </p>
    <p>小兵當時資訊不足.以訛傳訛也是常有的事..不過還是有參考價值!</p>
  • 金門阿成
  • <p><strong>資料錯誤!</strong></p>
    <p><strong><font color="#0000ff">(溪邊的偵一連,偵二連則在古崗<font color="#ff0000">翟山</font>坑道)、</font></strong></p>
    <p><strong>二連是在大帽山,不是翟山坑道。</strong></p>
    [版主回覆04/09/2012 09:24:38]<p>回憶難免有錯..若非日記所載.記憶更是隨年紀而喪失..</p>
    <p>以前更早這些都是海軍小艇隊所管轄.海龍後來才進駐! 還是感謝提供資料<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35.gif"/></p>
  • 昆哥
  • 榮譽狀可以成為歷史,旌忠狀則免了!
    [版主回覆04/02/2012 08:12:35]正是! 生命是無價的..
  • 訪客
  • 古崗2連75年從翟山搬到古崗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