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2011/4/12金門日報: 殘碑出土餘波盪漾劉鼎漢一段歷史待澄清

 

太武山出土了劉鼎漢將軍為紀念大嶝戰役及古寧頭戰役殉國的十一師陣亡烈士殘碑;這塊殘碑,又掀出了一段有待澄清的歷史!

 

 

劉鼎漢曾經襄贊胡璉將軍指揮金門「八二三砲戰」;他於民國九十一年被總統明令褒揚,內容為:「忠勤勇毅,勳業彪炳,武德景行,允足矜式」。不過,據劉鼎漢的後人表示,劉鼎漢曾遭誣陷;劉鼎漢的哲嗣劉力平、嫡孫劉國青至今仍希望國軍能還給劉鼎漢將軍應有的榮耀與表彰。

 

十一師陣亡烈士殘碑於太武山出土之後,本報(金門日報)曾於三月二十三日、三月二十九日、四月四日刊載過相關報導。劉鼎漢的嫡孫劉國青對相關歷史的刊載表示感謝。

 

這段時間,人在美國的劉力平與留在臺灣的劉國青,父子兩人曾就殘碑的背景進行討論並翻閱劉鼎漢將軍的日記。他們得出的結論是:石碑是用來紀念十一師參與大嶝島戰役及古寧頭戰役為國捐軀的伙伴。

 

劉國青表示:這塊石碑見證了兩岸當時兵戎相見的歷史,是十一師「海鵬部隊」的重要歷史資產。期盼軍方能夠妥適維護以及保存;希望能夠做一個告示牌說明緣起;可能的話希望能移至太武公墓或是在現地保存,不然將沒有人知道這塊石碑的歷史,更無法緬懷先賢先烈為國捐軀的情操。
金門戰役 功業彪炳

 

除了希望保存石碑之外,由於劉鼎漢將軍的武德曾遭到誣陷及踐踏;劉力平、劉國青父子希望國軍能還給劉鼎漢將軍應有的名譽。

 

根據劉國青蒐集的史料:劉鼎漢將軍曾於民國三十八年奉胡璉司令官之命,在徐蚌會戰之後重組第十一師,並在四個月內訓練第十一師成為能戰之軍;接著接受戰略指導,脫離第十二兵團,單獨在浙江、福建沿海清勦共軍;同年七月由福建福安搭船至三都澳再船運臺灣宜蘭整訓;九月往廣東汕頭預築陣地,清勦共軍,並打通揭陽豐順公路,迎接十二兵團南下潮汕集結。

 

上述過程,劉國青常常聽祖父(劉鼎漢)說過。後來,他率軍馳援金門,先在大嶝島達成掩護四十師轉進的任務,後在金門保衛戰中派遣三十一團參戰,掃蕩戰場焚燒共軍船隻,並指揮三十三團突擊共軍的指揮所,致共軍傷亡二千餘人,俘虜共千餘人,鹵獲輕重武器三千餘件,締造「金門大捷」。

 

在民國四十一年的南日島戰役中,劉鼎漢擔任第五軍副軍長,曾多次搭乘偵察機赴南日島上方偵察對岸共軍集結的情勢,協助胡璉判斷情勢,及時安全撤軍。

 

民國四十五年,劉鼎漢擔任國慶閱兵總指揮官,圓滿達成「光復演習」任務,並獲中外人士以及領袖嘉勉。

 

民國四十六年,國防部長俞大維為了加強國軍火力與機動力,改善武器裝備,建立能與盟軍並肩作戰的世界一流勁旅,擬定了「前瞻計畫」,協助陸軍獲得先進裝備。當時俞大維是指派第十九師(原古寧頭大捷獲頒虎旗的一一八師)擔任實驗步兵師,由第一軍負責督訓;劉鼎漢當時擔任第一軍軍長,這個攸關國軍發展的重要任務又落到他頭上。他努力以赴,在四十七年聯合國駐韓盟軍總司令戴克上將親赴后里驗收成果時-包括參謀作業以及實兵操演,都獲得極高評價。

 

民國四十七年「八二三砲戰」時,劉鼎漢奉總統蔣中正的手令前往金門接替殞命的趙家驤中將擔任首席副司令官,襄贊司令官胡璉指揮作戰。
返台探病 授人以柄

 

胡璉於十月十三日因病返臺,劉鼎漢被幹部推舉前往探視,卻被以「未遵正常程序返台」為由,記大過一次,自此軍旅生涯受挫,軍人武德也遭到踐踏,投閒置散長達七年之久。在鬱鬱寡歡之下,劉鼎漢於民國五十八年屆齡退役,從此寄情於書畫金石。

 

從民國八十六年開始,劉鼎漢主持了《國民革命軍陸軍第十八軍軍史》的編撰工作;他與昔日部屬陳培雄將軍(政大東亞研究所博士)等人合力完成該書,由國防部(軍務局史政處)於民國八十七年七月發行,約二十一萬字,成為第一本國民革命軍的軍史,傳承了國軍的歷史精神。

 

民國八十九,劉鼎漢於十一月二十七日病逝在臺北榮民總醫院。劉力平、劉國青整理相關資料,於民國九十五年為劉鼎漢出版了《劉鼎漢將軍紀念集》,於民國九十八年出版《劉鼎漢將軍金門八二三砲戰回憶錄》。

 

民國九十一年,總統府以褒揚令表彰劉鼎漢對國家的巨大貢獻;內容如下:「忠勤勇毅,勳業彪炳,武德景行,允足矜式」。

 

據劉國青的說明,他的祖父(劉鼎漢)在眾多戰役與演訓中,勞心勞力,未獲獎勵,反遭誣陷,令後輩十分氣憤,因此著手整理相關史料。拜「國家檔案法」所賜,才能夠調閱當時相關的機密檔案,瞭解當時的不公不義之事。

 

恢復榮譽 事有未逮

 

如今,事證充足,國軍給他們的回覆卻是:「時空遞嬗,當年核議勳獎基準已無法還原」,望家屬「諒察」。

 

近年來國防部積極對於國軍前輩的過往事蹟進行讚揚與表彰,在劉鼎漢後人眼裡看來卻徒增欷噓。

 

劉國青說:我們希望當面向國防部部長高華柱陳情!他表示:我們已經向國防部陳明-我們不要錢!只要國軍給我祖父應有的榮耀與表彰!他說:軍人用生命鮮血換得的勳獎,是榮譽的表徵;是流傳後世永恆的光輝,也是留給後人的無價瑰寶!他希望這樣的訴求,能被世人了解。

 

記者張建騰/專題報導   http://www.kmdn.gov.tw/ch/News_NewsContent.aspx?NewsID=194200&PageType=0&Language=0&CategoryID=6&DepartmentID=&Keyword=

 

...........................................................................................................................................

 

據我查閱資料所知.殘碑.應該只是紀念塔的一部分! 當時建於海印寺附近.為表揚陣亡將士功績.寧都大隊建紀念塔致敬!由當時戰友跟石工合力建造..

 

甯都部隊官兵太武上弔忠魂.劉部隊長親自主祭: 當時名為''忠魂塔''.大約是民國三十九年一月就建造.二月完成..以下的報導.也是民國三十九年八月份..劉部隊長就是劉鼎漢將軍.紀念塔是紀念大嶝跟古寧頭兩役陣亡將士沒錯..

 

海鱷部隊就是當時陸軍第十四師.師長當時為尹俊..寧都大隊為海鵬部隊中的一個團.番號是陸軍第十一師三十一團.師長為劉鼎漢!

 

欲了解劉鼎漢將軍事蹟請自行參閱:  帶領海鵬南飛的勇者——劉鼎漢將軍紀念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金門戰地史蹟論壇:記錄金門戰地戰史-見證金門戰地歷史

安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老賈/賈忠偉
  •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COLOR:blue;FONT-SIZE:9pt;">如果真的要替當時的主政者找個合理的藉口~或許可以簡單的以蔣經國曾說的:</span><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COLOR:red;FONT-SIZE:9pt;">「</span><span><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COLOR:red;FONT-SIZE:9pt;">寧使</span>一家哭</span><span><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COLOR:red;FONT-SIZE:9pt;">,勿讓一路哭」</span></span><span><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COLOR:blue;FONT-SIZE:9pt;">來作個開頭!而</span></span><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COLOR:blue;FONT-SIZE:9pt;">就當時的實際的政治環境來看~主帥因部隊不斷戰敗、大批部屬倒戈-結果是恐懼與猜忌取代了信心與信任~政治冤案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成了常態!</span><span style="FONT-FAMILY:Arial;COLOR:blue;FONT-SIZE:9pt;"></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COLOR:blue;FONT-SIZE:9pt;">但對於經過的這些過程的人來說~那不是一個容易忘記的事~我老爸~就出身於</span><span style="FONT-FAMILY:Arial;COLOR:blue;FONT-SIZE:9pt;">208</span><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COLOR:blue;FONT-SIZE:9pt;">師與</span><span style="FONT-FAMILY:Arial;COLOR:blue;FONT-SIZE:9pt;">87</span><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COLOR:blue;FONT-SIZE:9pt;">軍~一直到現在他還對於老長官段澐被以匪諜罪槍斃還耿耿於懷~不過這與段澐的省籍無關~而</span><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COLOR:blue;FONT-SIZE:9pt;">彭孟緝</span><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COLOR:blue;FONT-SIZE:9pt;">也只不過是懂得討主子歡心的一條會咬人的狗而已!!而這樣的例子~就可以解是當年為什麼那麼多的國民黨高官子弟~拼命要移民國外~就因為要躲避-白色恐怖而已!</span><span style="FONT-FAMILY:Arial;COLOR:blue;FONT-SIZE:9pt;"></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COLOR:red;FONT-SIZE:9pt;">不過比起國共兩黨整肅異己的亂像~我也借用某一位軍校前輩的話來說~國民黨的白色恐怖~不禍延下一代~而共產黨的政治鬥爭~卻連上下牽連好幾代!!但這好像是爛蘋果理論~~只是比誰比較不毒而已!!!<span></span></span></p>
    [版主回覆09/17/2011 22:37:32]老哥所言甚是! 戰亂的時代.入人之罪.何不容易? 戰爭真是一切罪惡之源阿..
  • 小明
  • <p><a href="http://blog.chinatimes.com/chao/archive/2006/09/13/134277.html?page=2">http://blog.chinatimes.com/chao/archive/2006/09/13/134277.html?page=2</a></p>
    <p>柳哲生在受到分屍案干擾時,已是空軍少將,正因為官拜少將,所以他可以住在建國南路的官舍內,建國南路的空軍官舍都是空軍高級官員住用,除了接近空軍總部之外,而且結構也屬高檔建築。</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當年,很多民房都是日式建築,進門要脫鞋,上了玄關,才進入客廳,日式建築都有很寬敞的院子,一般公務員都是兩三家住一棟日式房舍,院子裡可以飼養雞鴨,以柳哲生的環境來說,大院子中養狗也很正常,但沒有料到,一窩小狗給他帶來一場災難。</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現在追憶起來,是很令人納悶的,也很感到荒唐,就是柳哲生家中三名下人被逮進警總保安處後,分屍案的專案小組竟然連被害人的身份還沒查明白,也就是死者是誰?不知道。但是三名『涉嫌人』卻已經被捕了,大家想想,被害人的身份還不瞭解,但是殺害被害人的三個人,倒是進了保安處,台灣的當年就有這款政府,就有這類型的治安最高領導機構,警備總部。</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三個被捕的『嫌犯』被打得唏哩嘩啦,打得分不清東南西北,叫他們招,招不出來了,本來也是嘛,一個給少將開車,一個煮飯,一個打雜,餵狗等等,叫他們從何招起?問司機,死者叫什麼名字?司機答:「不知道。」再問煮飯的,死者是誰?煮飯的答:「不曉得。」接著問餵狗的勤務兵:「你和死者是什麼關係?」</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餵狗的勤務兵答:「不認識哦。」</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 好,你們不招,再上刑,打,給我死命的打,看他們招是不招?</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 不是不招,是不知道從何『招起』哦?</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 於是保安處問案的人員就自編口供,編好了口供叫三個被打得七葷八素的『嫌犯』捺指紋,捺就捺吧,不捺就是一頓好打?</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 眼看著案子在警備主導下,在大偵探的配合下,有了一線『曙光』,快要『破案』了,警總的少將發言人王超凡也是很得意,滿面春風,每天的記者會開得很成功,記者們也有得寫,大家高興,尤其興奮的是士林官邸的英明領袖,因為領袖知道案子快結束了,可見台灣的情治人員有一套,這麼一件大案子都快破案了,</span><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不錯,好!</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 分屍案的女主角,還是七併八湊的冰藏在刑警總隊的法醫室內,供人認屍,</span><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因為沒名沒姓,即使被警備總部宣佈『破案』了,也是破得不好看嘛,儘管警總保安處有了自已編寫的劇本,可以自圓其說,但是萬一在宣佈『破案』後,又冒出一個被害人的家屬指認,指出和『破案』中的被害人不一樣,那又該怎辦?</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 所以,刑總法醫室全天開放,供大眾認屍。</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 真是老天有眼,抬頭三尺有神明,只是神明顯靈似乎遲了一步,柳哲生被毀了一半,三個下人被打得快成了白痴,神明才來,神明指使一個嘉義農村婦人到台北刑總認屍,這名婦人來到寧夏路的刑警總隊法醫室,看到已經變型的屍塊,雖然慘不忍睹,面目全非,但她卻一眼就看出死者的牙齒,再看身上幾個特徵,她說話了:「不會錯,我的女兒,在台北工作哪!」</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 當年也沒有什麼</span><span>DNA</span><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也沒有什麼血型比對,完全就憑著家屬的舉証,再配合親友的指証,分屍案的被害人就顯影了,因為舉証歷歷,幾乎確認死者就是三十二歲的陳姓女子。</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 有了被害人的身份出現,再查下去,查她的社會關係層面,終於有了眉目,一名盧姓男子是她的同居人,專案人員南下,在嘉義找到盧姓男子,帶到專案小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毫不費功夫。』盧姓男子見到分屍案的照片,還沒有動刑,他就哭了,他就從實招來,從他和被害人的同居,到陳女的懷孕又打胎的過程,一一全盤托出,陳女曾經懷孕和打胎的痕跡都被法醫驗屍發現,驗屍報告和盧姓男子的口供是吻合的,各項証人証物齊全,至於裹屍的草包?盧某說,為了分屍,他買了一包石灰,石灰是用草包裝著,草包上的狗毛,盧某答不清楚。</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 押著盧某到建材行查問,確認他曾來這家買過石灰,沒錯,一切都比對上了。</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而且盧某和陳女的同居房子也找到了,這才是第一現場呢!</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 案子該到結束時段了。</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 王超凡的話峰一轉,把盧某的作案過程說得清楚詳盡,兩根狗毛和三名『嫌犯』的『往事』,也就一字不提了。口才好,口才俐落,難怪作了發言人!</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 案子終於破了,嫌犯盧某在嘉義被捕的那天下午,各報精銳盡出,紛紛奔向嘉義,當年最快的交通工具只有鐵路特快車,徵信新聞報派出副總編輯 常勝 君,帶著攝影記者趕去嘉義, 常勝 君是我的老師,三年過後,我進了徵信新聞報, 常 老師談起這段採訪過程,也是精彩有趣,令人聽得入神。</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 真兇被捕了,假兇就該釋放了吧?押在警總保安處的司機、廚師、勤務兵,走出了保安處,警總沒有向他們說一句道歉的話,更別說什麼賠償了。還你們一個清白,就算你們命大。</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 後來,我得到了解,原來柳哲生少將,因為在抗戰期間,在杭州筧橋機場上空擊落來襲的日機,成為空軍英雄,他和高志航同屬一個大隊,又是高志航的部屬</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由於戰功顯赫,來台後,甚受上層賞識,在周志柔和王叔銘兩任空軍總司令之後,下一任就是柳哲生,這也是宋美齡的堅持。</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 分屍案的發生,如同天上飛來的橫禍,把一個安安靜靜的柳公舘變成了『第一現場』,再加上媒體的高空好手繪聲繪影,硬是把柳哲生拖進了這場無妄之災的混水泥潭。</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 案子破了,顯示柳哲生清白無辜,但是空軍總司令的位子,卻已另有安排了。</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 在我記憶中,只有聯合報舉辦了一個茶會,向柳哲生表示歉意,領著頭大幹的國民黨大報中央日報,卻是無動於衷,毫無悔意。為什麼?因為他是大報,他是黨中央的報紙,你柳哲生也不敢來告我吧?</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 再多的道歉,再多的公道也無法抹去柳哲生內心的創傷,他退役了。</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 沒一兩年,在台灣的大都市中,出現了亮眼的店面,百樂冰淇淋。</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新細明體;"> 總司令沒當上,也不打緊,我們去賣冰淇淋,今天,台灣的太多人都嚐過百樂冰淇淋。</span></p>
    [版主回覆09/16/2011 09:34:50]感謝提供這段歷史.本來前途似錦..阿.黑阿
  • 小明
  • <p>補充一點意見給格主,黃杰原來也是因為湖南籍,被冰凍待退,因為後來在老蔣,小蔣及彭姓狗官製造白色恐怖時貢獻很大.</p>
    <p>俗話說:防人之心不可無</p>
    <p>黃杰雖是湖南人但也想升官,於是出賣了一些湖南同鄉...</p>
    [版主回覆09/16/2011 09:33:42]<p>官場變化.權力鬥爭..自古皆如此阿..</p>
    <p>所以有前方戰死.餓死.被俘..後方官大.參大.將大阿..</p>
  • 小明
  • <p>格主有時間可上網搜尋湖南籍的柳哲生將軍的悲慘遭遇,柳將軍是空軍戰功最高的飛行員,也是老蔣及宋老太婆指定的空軍總司令接班人,結果被彭姓狗官向老蔣報告:柳是湖南人,於是製造某兇案新聞誣陷,迫其退役.</p>
    <p>段澐是湖南衡陽人,也是戰功彪炳,享有趙子龍的美譽,也是被彭姓狗官誣陷匪諜而被槍斃,於民國96年平反確定冤死.因為彭姓想當陸軍總司令,必須除掉段澐.</p>
    <p>這位彭姓狗官的兒子就是現在某上市航運股的負責人,家財萬貫.</p>
  • 草原上的風
  • 返台探視直屬長官就能被大作文章致此,前人生活的時代與環境真是辛苦啊!
    [版主回覆04/14/2011 09:12:15]他就是希望國防部能還其祖父清白!
  • chen8591
  • <p>國民黨內內鬥嚴重</p>
    <p>否則大陸也不會那麼快易幟<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33.gif"/></p>
    [版主回覆04/14/2011 08:29:59]<p>是阿..將領都把部隊當成私人財產..見死不救.保存實力! 派系嚴重..焉有不敗之理!!</p>
  • 羅蘭山崗
  • 安頭大哥請問您這篇的日期是正氣中華報刊登於民國39年8月26日?
  • 謝輝煌,原「胡璉兵团」怒潮學校學生。E-mail:hhuang.hsieh@msa.hinet.net
  • 1.我讀過胡漣將軍的《金門憶舊》、柯遠芬將年的《暴風雨》、王禹廷先生的《胡璉評傳》、劉鼎該將軍主編的《十八軍軍史》及劉將軍的詩集《歌北方》。知道他重建的十一師是具有光縈愿史的一個部隊。
    2.劉將軍謝世時,曾以<詩海星沉>掉念將軍,發表於90.1.7<青年戰士報副刊>。
    3.96年春節期間,大陸詩評作家古遠情先生在本島的<葡萄園詩刊>發表了<當代台灣新詩小史‧四之一>,把金軍的<歌北方>列為「(反共)八股之作」,不敬之慎。我就寫一篇<詩不離,史不離時,予以駁斥,以正視聽。終厦得了「删除」的正面回應。劉國青先生如果需要,請隨時吩咐。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