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2011/07/26金門日報: 根本博曾到湖南高地              作者謝輝煌

 

前(98)年秋天,為寫作<烏啼江楓,愁眠寒山>一文,到國圖查得日本人謙田·正、和米山·寅太郎,於昭和五十五年﹙一九八○年﹚合編的《漢詩名句辭典》。驚見他們在注釋張繼〈楓橋夜泊〉詩中的「烏啼」時,有「有人說烏啼也是山名」一句。但因他們沒注出確切的來源,又沒表示任何意見,所以,我就認為可以把他們判為是「假傳聖旨」的「炒手」了。

 

事有湊巧,在寫作<烏>文的期間,適逢「古寧頭大捷」六十週年前夕。得悉國防部、退輔會、金防部暨金門縣政府等單位,要在金門舉辦一連串紀念活動。九月四日,中國時報駐金門記者李金生先生,在該報A12版做了半版的報導。頭條橫式大標題是:「古寧頭戰役補遺 日作家來尋人」。左面邊欄的標題是:「根本博幕後獻策,一場勝仗保台日」。此外,還有一幅蔣介石和根本博在某處看什麼且看得笑容可掬的照片。綜合該項專題報導的主要內容,是說日本集英社總編輯高田功,及當年曾是根本博中將的秘書吉村大佐的後代,懇求李炷烽縣長協助尋找根本博等人遺落在金門的雪泥鴻爪。而故事的大概是:民國三十三年,曾任日軍北支那(華北)方面軍司令官兼蒙軍司令官的根本博中將,於民國三十八年,當蔣介石正處於「危急存亡之秋」時,因感念蔣介石「以德報怨」的寬大胸懷,和吉村大佐等六位日本軍官潛來上海(邊欄一說是「應蔣介石之邀」),化名「林保源」,名義上是「作戰參謀」,仍佩戴陸軍中將階,協助湯恩伯將軍抵抗共軍。後來又隨湯將軍退至福州、廈門,再至金門,參加了「古寧頭戰役」。同時,曾建議湯將軍「讓共軍登陸,再利用美援的空軍炸毀共軍船隻,並誘敵深入,開一缺口,讓流竄的共軍直撲金門北海岸,再於灘頭全部殲滅之(即採「口袋戰術」消滅登陸的共軍)。」(大意)。同年十月廿四日,中國時報又有李金生先生的專題,而且刊出了根本博中將的正面半身照片。(另,《金門日報》也有報導。)

 

湖南高地的精神堡壘.建於民國75年..

 

 

上述新聞見報後,我就一直在注意它的後續發展。但是,一星期一星期的過去了,一點後續消息也沒有,國防部的史政單位也沒有回應,這就不得不使我興起「合理的懷疑」了。

 

的確,這個突如其來的「專題報導」,不由得我不聯想到日本人在<楓橋夜泊>一詩上所作的種種附會和無中生有的怪事,以及有韓國人說「孔夫子是韓國人」的那種謬說。因而,我就有個直覺的反應,認為根本博的事又是日本人在搞巧取歷史解釋權的「花樣」(報導中提到「國民黨軍隊因內部派系傾軋,湯恩伯的戰功遭到抹殺」一節)。因為,我們「怒潮學校」師生兩千多人,是在「古寧頭大捷」一週年前夕就遷校金門水頭的。同時,我在部隊裡也服務了二十五年多,且曾前後三次戍守過金門,接觸過很多曾參與「古寧頭戰役」的長官和士兵(我初下部隊就在十四師),卻從未聽過有日本人幫我們打贏古寧頭一戰的故實或傳說。雖然如此,我還是要尋「根」究柢一番。所以,我就把王平的《八年抗戰》找出來,果然在第四十九節「我國受降及遣俘」中找到了第十受降區,有「孫連仲為平津地區受降主官,日軍投降部隊為(略),(分別)集中北平保定、石家莊,日軍投降代表為華北方面軍(司令官)根本博,辦理投降地點在北平。」的記載。至此,已初步證實了確有「根本博」其人。

 

「古寧頭戰役」六十週年慶過後不久,老戰友陳長慶兄寄來一本《古寧頭戰役-參戰官兵口述歷史》,在閱讀到「國軍重要將領簡介」一節時,發現在胡璉和李良榮兩位司令官的照片之後,就是「聯合勤務第一分區中將司令繆啟賢」的照片,定睛一看,嚇了一跳,因為照片上的繆將軍,跟中國時報所刊出的根本博的相貌幾乎一樣,下意識的以為是「有心做假」,故意把根本博做成一個「中將司令」的空缺,並改名換姓地把「根本博」變成「繆啟賢」,以免有「長他人志氣」之嫌。但經過再三比對,兩張照片所呈現的形貌及流露出來的神韻還是有很大的差異。同時繼而一想,這是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編的「史」冊,在「口述歷史」方面,或許難以仔細考證而放過一馬,但當時參戰的「重要將領」應是有「案」可查的,決不可能有「以假亂真」或「冒名頂替」的情事。因此,根本博參與「古寧頭戰役」的證據便隨之「歸零」。

 

因為腦門內有個「根本博」的「結」,讀起書來就對那個「根」字特別注意。巧的是,有天從街上買了本張玉法先生的《中華民國史稿》(聯經版)回來,隨興翻了翻,意外地在二百五十八頁上看到了一個引述:「(為和平解決華北門題)黃郛曾於(一九三三年)四月十九日、五月七日、五月十二日、五月十四日等日,在上海與日本武官根本博會談。」這段引述雖與「古寧頭戰役」無關,倒也使我對「根本博」不再「寡聞」了。

 

半個月前,文壇上又「轟」起了一幕「大」戲,李敖出版了一本《大江大海騙了你》,有位詩友看了報上的新聞後,立即來電要借閱龍應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看來,這幕「大」戲不但有「玩童戲花枝」的熱鬧,可能還有李敖把龍應台殺得「花謝花飛飛滿天」的淒慘場面。所以,我又湊個熱鬧,不惜斥下三百一十元的「巨」資,買了一本《大江大海騙了你》。雖然,它「騙了我」三百一十塊錢,卻也在它的肚子裡看到了作者引述《雷震日記》中一九四九年八月二十二日的一個記載:「晚間,日人根本博及吉川大佐來會,談甚久。根本為華北派遣軍總司令,吉川為參謀人才,兩者均在中國多年,根本可說簡單的中國語(話)。兩者均計畫守廈門工作,吉川曾至金門島親往視察,並擬防守計畫。彼等一共來台七人,除彼等二人外,尚有一通譯及一飛機師、一高射砲手與其他日(二)人。」
無獨有偶,同書三一三頁,又見作者引周宏濤〈蔣公與我〉中一個片斷:「(一九四九年)四月十七月上午,蔣公在溪口接見了駐日代表團團長朱世明,朱世明辭出後告訴我,蔣公除了指示洽聘用日本教官事宜外,也談到……。」

 

湖南高地第十八軍前進指揮所...

 

 

上面這兩個資料,不僅證實了確有根本博及他的助手分別到了金、廈一事,而且,根本博一行可能是應蔣公之聘請,來華協助湯恩伯死守金、廈的。後來,台北石牌有個「將官班」,其中有個習稱「白團」的教官組,也應是在那個時候計畫成立的。這也可以證實,蔣介石有「以敵為師」的美德。再打個岔,蔣介石對日本一些有成就的將領是情有獨鍾的,如民國五十六、七年時(?),有一部《虎!虎!虎!》的電影,描寫日本海軍大將山本五十六在旗艦上草擬奇襲珍珠港的作戰計畫,並要求他的參謀們對其作戰構想,「只許找缺點,不准說優點」的故事。蔣介石便把該部影片列為三軍所有軍官團的教育影片,就是顯例。不過,《雷震日記》中所說的「吉川」應是「吉村」的音誤。又,「飛機師」和「高射砲手」,應是退休的空軍和砲兵的軍官。另外兩人也可能是什麼「專家」,不會是泛泛之輩。

 

不過,《雷震日記》及周宏濤〈蔣公與我〉所記各節,並無法證明根本博曾親至金門參與「古寧頭戰役」。

 

關於更進一步的文獻方面,當時參戰及到過金門戰地的重要將領如蔣經國、陳誠、羅卓英、湯恩伯、胡璉、李良榮、沈向奎、高魁元、楊伯濤……等將軍(柯遠芬將軍在台灣新竹主持「怒潮學校」)的著述,手邊也只有胡漣將軍的《金門憶舊》和《泛述古寧頭之戰》。這兩個文獻,我至少看過二十遍,印象裡,書中好像沒提到過「根本博」。但我此刻已完全失去自信,便把《泛述古寧頭之戰》找來重讀。或許是「根本博顯靈」的緣故吧?竟在該書第五章第一節讀到如下的的記述:「(廿六日)十時到達(水頭「得月樓」湯總部指揮所),午餐在棹,我立即電話正在前線指揮作戰之高魁元軍長,詢問目前狀況……車到即行,不二十分鐘已到『湖南高地』……。黃昏入幕,各團合圍,殘匪遁入古寧頭村內。此際我始回顧,但見二十二兵團司令官李良榮將軍、二十五軍軍長沈向奎將軍、湯恩伯將軍的『日本籍顧問根本博』等,都在此處。」(這個資料,王禹廷在《胡璉評傳‧戍守金門迭奏膚功‧古寧頭大捷的綜論》裡也曾引述。)至此,我不禁眼睛一亮,如叫花子突然撿到了一錠黃金。另一方面,我又狠責自己以前看書,有眼無珠,明明書中有個「根本博」,卻沒有看到。以致在寫作<烏>文時,做了個錯誤的「合理的懷疑」,真對不起日本集英社總編輯高田功,及《古寧頭戰役的無名英雄-根本博中將的生涯》(預定書名)的作者門田隆將等一行到金門尋「根」的先生,特致歉意。

 

有了上述的「新發現」,就可以斬釘截鐵地說:「根本博先生在『古寧頭戰役』中,不但可能曾協助湯恩伯將軍策畫防守金門的計畫作為,且見到了東南軍政長官公署副長官羅卓英將軍,以及胡璉等參戰將領。不但曾隨湯將軍登上『得月樓』,還曾隨羅卓英將軍等的步伐,登上湖南高地一同觀兵。」這是值得金門的文史及旅遊觀光等工作者留意的「史」事。

 

至於根本博對「古寧頭戰役」的「貢獻」究竟有多大?以及他的「貢獻」是否會隨著湯恩伯的戰功遭到抹殺而淹沒在歷史的大洪流中?也就只好讓歷史老人來去慢慢的回答了。

 

http://www.kmdn.gov.tw/ch/News_NewsContent.aspx?NewsID=198338&PageType=0&Language=0&CategoryID=12&DepartmentID=&Keyword=

 

.............................................................................................................................................

 

據石覺先生訪問記錄: 大陸撤守後.日本顧問來台授課.被稱為''地下大學''.日本教官對戰史.戰術有獨到有系統的研究.第二次大戰結束.它們就整理出戰史了..它們授課的範圍包括兵役制度.後勤制度.戰術.戰略.戰史.情報等等..我負責舟山防衛時.湯先生介紹根本博與我認識.根本博曾任日本駐華北駐屯軍司令官.來舟山擔任我的防衛顧問..不過他對舟山防衛並無具體意見.但對二戰期間美日間戰役寮若指掌.其後我在圓山受訓.日籍教官白鴻亮講授戰史.十分精采!它是由岡村寧次介紹來台..

 

實踐學社是老蔣在台北石牌成立的軍事訓練機構的代號.當時請了一百位日本教官來教我們的將領如何去固守台灣和反攻大陸.日本陸軍大學十大名教官.我們請到了兩位.一位是總教官白鴻亮.一位是范健.他們來都取中國名字.. 當時.美國援助我們的祇是訓練兵器.美國的戰術我們不能學.他們是富者之戰.我們國家窮.不能學富者的打法.我們没有本錢拼命去丢砲彈.祇能偷偷摸摸利用夜黑風高.打雨打雷..對方不注意時去攻擊..所以.老蔣看出來.以我們國家的力量不能用美國的戰術.祇有靠東方的戰術.所以請日本教官來.成立實踐學社..

 

劉安祺訪談紀錄中:'' 地下大學''的本名為''實踐學社''.是老先生辦的..他請來一批抗戰時的日本將校.為我們講授高級戰術.講得確實不錯..當時我們路.海.空總共25人一起上課.主任教官室白鴻亮(化名).他帶著二.三十位日本教官在那兒主持.對軍事學術的提昇頗有貢獻!

 

延伸閱讀胡璉將軍泛述古寧頭大戰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金門戰地史蹟論壇:記錄金門戰地戰史-見證金門戰地歷史

安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菁晶
  • <p><b style=""><span style="FONT-FAMILY:標楷體;FONT-SIZE:18pt;">法安</span></b><b style=""><span style="FONT-FAMILY:Tahoma;FONT-SIZE:18pt;"> ! <strong><span style="FONT-FAMILY:Tahoma;"></span></strong></span></b></p>
    <p><b style=""><span style="FONT-FAMILY:標楷體;FONT-SIZE:18pt;">祝您吉星高照</span></b><b style=""><span style="FONT-FAMILY:Tahoma;FONT-SIZE:18pt;"> !</span></b><strong><span style="FONT-FAMILY:Tahoma;FONT-SIZE:9pt;"></span></strong></p>
    <p><strong><span style="FONT-FAMILY:標楷體;COLOR:red;FONT-SIZE:18pt;">菁晶全球佛教廣播網</span></strong><strong><span style="FONT-FAMILY:Tahoma;COLOR:red;FONT-SIZE:9pt;"><a href="http://adgjl12348.blogspot.com/" target="_blank"><span style="COLOR:red;">http://adgjl12348.blogspot.com/</span></a></span></strong></p>
    [版主回覆10/03/2011 09:12:37]感謝來訪!!
  • 經綸天下
  • <p>我今天在誠品買了一本「為義捐命─拯救台灣的日本影武者:根本博」元神館出版社出版,堪稱第一手的資料</p>
    [版主回覆08/03/2011 18:00:29]感謝您!我也去誠品買一本<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35.gif"/>
  • 老賈/賈忠偉
  • <font size="3" face="&#x0065b0;&#x007d30;&#x00660e;&#x009ad4;">

    </font><p><font face="&#x0065b0;&#x007d30;&#x00660e;&#x009ad4;"><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提供一個國府撤台之後有關外聘軍事顧問的故事~當初在台灣</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的軍事顧問團除大家已耳熟能詳的-</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美國軍援顧問團」(</span></font><span style="color:black;font-family:Arial;font-size:10pt;">USMAAG</span><font face="&#x0065b0;&#x007d30;&#x00660e;&#x009ad4;"><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與日本白團之外~其實還有第三個軍事顧問團~那就是來自西德的軍事顧問團!</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這個由</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蔣緯國將軍為「連絡人」,代號為「明德小組」的中德</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軍事與情報交流作業,從</span></font><span style="color:black;font-family:Arial;font-size:10pt;">1961</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font face="&#x0065b0;&#x007d30;&#x00660e;&#x009ad4;">年到</font></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family:Arial;font-size:10pt;">1975</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font face="&#x0065b0;&#x007d30;&#x00660e;&#x009ad4;">年為止,中(台灣)德(西德)雙方在持續了</font></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family:Arial;font-size:10pt;">13</span><font face="&#x0065b0;&#x007d30;&#x00660e;&#x009ad4;"><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年之久</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合作時間比抗戰前的德國軍事顧問團還久!</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family:Arial;font-size:10pt;"></span></font></p>
    <font size="3" face="&#x0065b0;&#x007d30;&#x00660e;&#x009ad4;">

    </font><p><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font face="&#x0065b0;&#x007d30;&#x00660e;&#x009ad4;">曾</font></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family:Arial;font-size:10pt;">7</span><font face="&#x0065b0;&#x007d30;&#x00660e;&#x009ad4;"><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度擔任「明德小組」連絡官</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的</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王玉麒</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先生</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於民國</span></font><span style="color:black;font-family:Arial;font-size:10pt;">95</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font face="&#x0065b0;&#x007d30;&#x00660e;&#x009ad4;">年</font></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family:Arial;font-size:10pt;">2</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font face="&#x0065b0;&#x007d30;&#x00660e;&#x009ad4;">月號《傳記文學》第</font></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family:Arial;font-size:10pt;">88</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font face="&#x0065b0;&#x007d30;&#x00660e;&#x009ad4;">卷第</font></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family:Arial;font-size:10pt;">2</span><font face="&#x0065b0;&#x007d30;&#x00660e;&#x009ad4;"><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期所寫的《歐爾本-「明德小組」的幕後功臣》文章就指出:「當時蔣總統有鑑於中、美兩國國力懸殊,美軍以優勢物質條件為依恃的作戰思想完全不適用於我國;</span><span style="color:red;font-size:10pt;">而以富田直亮為首的日本顧問雖然竭盡心智地在石牌從事國軍軍官的指參教育,但他們的所學,畢竟都已過時,跟不上日新月異的時代。</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再加上抗戰初期以前的</span></font><span style="color:black;font-family:Arial;font-size:10pt;">11</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font face="&#x0065b0;&#x007d30;&#x00660e;&#x009ad4;">年間(民國</font></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family:Arial;font-size:10pt;">17</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font face="&#x0065b0;&#x007d30;&#x00660e;&#x009ad4;">年至</font></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family:Arial;font-size:10pt;">27</span><font face="&#x0065b0;&#x007d30;&#x00660e;&#x009ad4;"><span style="color:black;font-size:10pt;">年),德國軍事顧問團對國軍建軍備戰有過決定性的貢獻;而德軍又一向講求以寡擊眾,節約物資,正是國軍建軍應採取的方向,因此蔣總統乃又興招聘德國軍事顧問的意念。」</span><span style="color:black;font-family:Arial;font-size:10pt;"></span></font></p>
    <font size="3" face="&#x0065b0;&#x007d30;&#x00660e;&#x009ad4;">

    </font>
  • kin.tunglin
  • 安頭, 關於根本博,最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在此提一下,蔣介石為了感念根本博對金門保衛戰的幫助,送了很珍貴的一對花瓶中的一個送給根本博,最近根本博的後人把白團的事公開且想把那個花瓶還給台灣,但台灣政府好像不是很積極(按根本博後人的說法和前幾個月出的書中的說法),但對岸反想搶頭香,說台灣不要,我們要!又是一個想要主導歷史的作法,政府可不可以積極點,否則多年以後,教科書會說&quot;古寧頭之役, 823砲戰,大二膽之役,93砲戰,617砲戰,南日島之役,東山島之役&quot;這些都是以解放軍為主力,國軍只貢獻1%力量的戰爭---就像現在大陸所有人都認為8年對日抗戰99%的正面戰爭是8 路軍打的

    以前大部分的中國人和台灣人都認為(我坦承,包括我自己)蔣介石以德報怨,真心換絕情,依近來解密的文件,岡村寧次(日本侵華,對日抗戰那8年時,駐華最高總司令)對蔣介石很佩服和感恩(這不是我說的,大家google一下就知了,以前若有人如此說,一定被人XXX),現在看來,至少岡村寧次不是口惠實不至,在勦匪失利時,蔣介石輾轉向岡村寧次求助,岡村寧次在日本在軍界輩份很高,但因其年事已高,不便出面,根本博就是岡村寧次給的建議,別忘了蔣介石自己也是日本士官學校畢業的,扯了半天,我的結論是,至少金門保衛戰,看樣子日本人是有幫到忙的,至於程度多大,遇有待更多文件解密,或還在世的人願意現身說法
    [版主回覆07/29/2011 11:19:35]<p>現在眾說紛紜阿! 可是湯當時廈門戰役開打.在軍艦上指揮.就注定要失敗..況且廈門工事比金門強多了..</p>
    <p>當時聽說也有招募所謂日軍? 不知是否有此事..</p>
  • 牢騷
  • <p>據門田隆將書中所寫</p>
    <p>根本博是因為感念蔣公當年不但沒讓他成為戰犯   還協助4萬日僑與35萬派遣軍順利回國</p>
    <p>因此自發性的想來以義報義</p>
    <p>在台灣第七任總督明石元二郎之子的協助下共7人偷渡來台灣</p>
    <p>後被蔣公委以參謀顧問身份協助湯恩伯籌畫東南戰事</p>
    <p>對外化名林保源    掛階中將銜</p>
    <p>並建議放棄廈門退守金門</p>
    <p>還曾化解劉汝明疑似綁架湯恩伯投共以及搶救66軍跟曹福林55師的行動</p>
    <p>後來獻策金門對於中共渡海作戰的防守要領(大致上都獲得蔣公及湯恩伯的首肯)</p>
    <p>後來白團成立    蔣公曾徵詢由根本博來帶領(雖然富田直亮被喻為軍事天才..不過老蔣還是不太信任他的本領)</p>
    <p>不過根本博推辭    蔣公為了感謝他還把辦公桌上的一對景德鎮瓷瓶送了一只給他(剩餘另一隻現在中正紀念堂展出)</p>
    <p>湯恩伯也寫了感謝狀給他</p>
    <p>回日本後還曾被大批媒體包圍採訪(被日本共產黨議員挑動)</p>
    <p>後來湯恩伯赴日看病一直到去逝    兩人一直保持親密互動</p>
    [版主回覆07/28/2011 14:02:24]<p>感謝您提供的資訊! 這本書我沒有.或許真要找來看看..</p>
    <p>感謝到訪跟題共這本書的資訊!!</p>
  • 啊凡~
  • <p><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11.gif"/>請日本人來當教官?聽起來好像很扯!!!當時的情況對於失去大陸的許多&quot;外省人&quot;都認為如果沒有日本發動戰爭,我們就有機會打贏共產黨,如果~老蔣真的請了日本教官傳出去應該會有許多怨恨日本人的&quot;老竽頭&quot;更加反感吧?</p>
    <p><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6.gif"/>但是話說肥來~也不是不可能!否則~根本博幹嘛改中國名?就是為了不讓大家知道他們是日本人吧?</p>
    [版主回覆07/28/2011 13:59:40]其實經由許多將領的回憶錄.都知道有日本軍人得影子..也不需多疑..那時日本是戰敗國.當然做這些事都要有偽裝!
  • kin.tunglin
  • 安頭, 我在此離題一下(因為看了神盾的發言有感), 很多人知道古寧頭之役, 823砲戰, 一江山, 舟山大撤退等, 這些因書上和媒體(在我們小時候啦! 現在幾乎都不報了)上都一再被提及, 但是國共內戰後半期(古寧頭之役以後),國軍還是打了不少的好戰役,而且其中打贏的不少,例如大二膽之役,93砲戰,617砲戰,南日島之役,東山島之役(這是少數這期間敗得很慘的一個,很多司令都因此被拔掉),還有最少人知道的登步島戰役,國防部應另搞個紀念館列一下這些戰役(建在金門最好,因因為這些戰役發生地都在金門或和金門有關),我認為應該要這麼做,以免大家都忘了,認為現在我們可以過自由民主的生活是&quot;應該的&quot;(很多小朋友都認為如此! 這很不應該),順便一提,相信很多人也不知道,登步島大捷的烈士現在都長眠於烈嶼的軍人公墓---這兒埋了大二膽之役,823砲戰烈嶼陣亡戰士,還有登步島大捷的烈士,剛解除戰地政務時,就有大陸的遺族到此來遷葬烈士的骨骸,我自己有次經過時曾經親眼目睹遷葬過程,只有對岸家屬和撿骨的人,實在令人感傷!前天是大二膽之役61周年,王士塗司令官己經說了,以後每年大二膽之役,古寧頭之役, 823砲戰,這三大戰後周年,他都會在太武山和小金等事發生當地親祭這些陣亡將士,我認為應該為王司令鼓掌,本來都該如此,不然誰肯當兵,為國捐軀,甚至於國防部長都應到場才對,重新宏揚武德,這麼做比辦活動唱歌或搞辣妹表演有用!
    [版主回覆07/28/2011 09:55:05]<p>烈嶼軍人公墓前身是&#39;&#39;陸軍第五軍第七十五師陣亡將士公墓&#39;&#39;於39年所建..我正要寫這段歷史.到時有錯誤還望老哥哥指正!</p>
  • 蠢才老爹
  • 原來有這些史實,我們當時在金門當一名芝麻官,當然聞所未聞。
    [版主回覆07/28/2011 09:51:08]<p>我當兵時是小兵.連新聞都不知道..真是可憐˙阿..</p>
    <p>老爹所以這算正常阿</p>
  • chen8591
  • <p>湖南高地曾有不少壯士成仁於此</p>
    <p>千百英靈護衛金門<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36.gif"/></p>
    [版主回覆07/27/2011 11:04:55]<p>像當年戍守陣亡將士致敬! 胡年高地的精神堡壘建設的意義也在此!</p>
  • 經綸天下
  • <span>記得在「覆面部隊--日本白團在台祕史」看過類似的報導,提供您參考</span>
    [版主回覆07/27/2011 11:02:07]感謝提供資訊..
  • 昆哥
  • 一篇詳實的歷史記錄,功過論定雖已定位,但是隱藏的事還是會逐一澄清的!
    [版主回覆07/27/2011 10:58:21]<p>另一種觀點..不過我認為若沒胡璉12兵團增援金門.其結果可想而知..</p>
  • 兼六園
  • 原來日本人貢獻良多...可是國軍將領真的都聽日本人的..完全沒有自己對戰況的戰術想法?那個手握劍的地標~南竿也有一個...
    [版主回覆07/27/2011 09:21:18]<p>貢獻是有的! 不過古寧頭戰役.沒12兵團增援金門.金門被&#39;&#39;解放&#39;&#39;應該是肯定的..</p>
    <p>馬造在港口附近有一支箭劍</p>
  • 神盾
  • <p>我手頭上有國史館68年12月再版發行之&quot;金門古寧頭舟山登步島之戰史料初輯&quot;.裡面資料最為詳盡.包括胡璉遺著.王禹廷校之&quot;泛述古寧頭之戰&quot;皆搜羅在內.經核<strong>泛述古寧頭之戰第五章第一節確有:「...此際我始回顧,但見二十二兵團司令官李良榮將軍、二十五軍軍長沈向奎將軍、湯恩伯將軍的『日本籍顧問根本博』等,都在此處。」的記述.</strong></p>
    <p><strong>前揭書國史館復於71年5月出版同書名續輯.我因緣際會同時在五年前獲贈雙書.若 老弟欲查相關史資自可代勞.</strong></p>
    [版主回覆07/27/2011 09:19:45]先感謝之..有需要一定請教!
  • 李家瑋將軍
  • 湖南高地
    第一次還有金寧鄉嗨死金城鎮的警察局嗨死亡,那裡看到殺人犯也是金寧鄉和新竹人坐出來的。
    第二次還有別人在八二三也在那裡看到打戰那裡看到殺人犯有誰金寧鄉和葡田億起殺人犯也是金寧鄉警察局叫他們做得。
    第三次還有殺人犯在工作也在上班那裡看到殺人犯也是金寧鄉多是,在那裡看到金寧鄉殺人犯也跑去台灣找工作做。
    第四次還有金城.湖.沙鎮警察局的八卦粉在三千五百包在司法大廈地下室,那裡也辦警察局說好話不要罵人家,多是金寧鄉殺人的名單也在警察局(萬事如意)